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男女睡觉视频 >> 正文

【军警】深 入 虎 穴(七)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深 入 虎 穴

七、不客气的情人

沈锋对蒋宛云这个名字并不陌生。一九四五年,沈锋的公开身份是天华报馆的排字工人,繁重的劳动使这个青年小伙子每天都忙得喘不过气来,但每天晚上还坚持为党的地下刊物写稿。渐渐地,他那丰满的脸膛消瘦了,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凹下去了,眼睛上挂着道道血丝。老许时刻不忘关心这个不知疲倦的青年,经常给他买一些营养丰富的小吃和水果。在一段紧张的工作后,老许也总要以谈工作为由,带他出来转转,让他放松放松。七月的一天,天气特别热,使人喘不过气来,老许又找到了沈锋,说道:“小沈,走,陪我到外面去一趟。”沈锋正在忙着埋头写传单,就说:“老许,我今天太忙,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算了吧。”沈锋已猜出了老许的用意。老许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了一卷已经写好的传单,递给沈锋说:“你的任务,我已经替你完成了,走吧!”沈锋感激地望着这位可爱的老首长,跟着他朝外走去。

二人来到一片绿油油的山坡上,老许对沈锋说:“来,咱们在这里休息一会儿。”老许说着,自己先坐下来。沈锋点了点头,会心地笑了。

富饶的嘉陵江水,在他们的眼前形成了一片明净的人工湖。偶尔吹过一阵微风,水面便荡起一层涟漪。朝远处眺望,可以看到有几叶轻舟在湖面上漂动。两人面对着眼前的湖水静坐着。这两位在敌穴中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此时都在想着自己的心事:一个是想使自己的战友得到更好的休息,一个是想尽力显出轻松,好让老首长放心。很长时间,两个人都没有说话。

“救命啊,救命啊!”突然,远处传来了一阵凄凉的呼救声。两人顺着声音望去,只见在远远的湖面上,一个落水的人在挣扎,小船上的人大声地向岸边上的人呼救。沈锋“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像一只矫健的山鹰,飞也似的跑下了山坡,直奔湖边。老许也站了起来,只见沈锋健步跑到湖边,脱下满身油污的工作服,一个猛子扎下去。这个在嘉陵江中泡大的穷苦青年渔民,像只蛟龙,飞快地向落水者游去。很快,沈锋赶上落水者,他用力把挣扎着喊叫的落水者拉上了船。小船由沈锋划着向岸边驶来。船刚靠岸,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就哭着跪倒了落水者的身旁。落水者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姑娘,蓬着一头金黄色的长发,右眼角有一块小小的黑痣。只见落水女人动了一下,“哇”地吐出了一堆黄水汤,她在胖女人的怀里慢慢睁开了眼。“噢,我的天,简直快把我吓死了,我的宝贝,妈妈在这里。”此刻,老许已走下山坡,他从地上拾起沈锋的工作服,递给沈锋,随后,两人就不声不响地上了山坡。突然,一辆小汽车的马达声传来,两人回头一看,有一辆高级轿车停在岸边两个女人的身边。老许向沈锋打了个手势,两人静静地观察着眼前的动静。只见一个身着国民党少将服的男人从轿车里下来了,老许和沈锋都认得这个人,他是国民党特务机关的头目蒋湘南。那个胖女人便是蒋湘南的老婆。只见两个士兵把落水的女人抬上了汽车。但是那个胖女人却不停地向山坡上眺望,又站在蒋湘南的身旁说了几句什么。蒋湘南大声地向站在山坡上的老许和沈锋喊道:“哪个是救人的先生?请下来。!”声音沙哑难听。“老许,怎么办?”沈锋向老许请示。“走,下去,同这只老狐狸打打交道,也许对我们有利。”于是,两人又一同走下山坡,老许指着沈锋说道:“他就是救人者!”蒋湘南看见是一个满身油污的工人,便有些傲慢地说道:“是你救了我家小姐吗?谢谢了!”看到沈锋没有说话,蒋湘南又从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说:“拿去吧,算是我的赔谢礼。”这时,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车里传出来,“先生,我爸给你的,你就收下吧!”沈锋回头一看,见一张清秀的脸从车里伸出来,蓬乱的头发下面有一双还算机灵的丹凤眼,正热情地望着他。“这是我应该做的,你收回吧,我不需要这些。”沈锋淡淡地回了一句,就想拉着老许马上离开。车门“砰”地一声打开了,蒋湘南的女儿挣扎着跳出来,由于刚从惊吓中醒来,脚跟不利索,差点栽了跟头。胖女人立刻扶住她,她不顾一切地推开胖女人,一头跪在沈锋的面前:“救命恩人,请给小女留下尊姓大名……”蒋湘南和他的老婆都吃惊地看着女儿,束手无策。沈锋沉静地站着,不想回答对方什么。谁知,这时老许却说话了:“他叫沈锋,由于环境不宜,没有上完大学就从业了,现在天华报馆排字。”沈锋心里一惊:“老许为什么把我的情况告诉敌人”?蒋湘南并无意久留,向他老婆使了一个眼色,他老婆便挽起了双膝跪在沈锋脚下的女儿。蒋湘南向老许说道:“对于你们的仁义之举,我谢谢了!”说完,把钱装进口袋,转身钻进了车里,并招呼车下的女儿和老婆上车。但他的女儿面对沈锋,此时很不愿意离开,她把两手在身上擦了擦,毫不害羞地向沈锋伸了过来。沈锋像怕触电一样,把手放在衣袋里,紧握着拳头。老许在一旁说:“小姐,请赶快回家换衣服吧。”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浑身上下都湿透了,站在那里像个落汤鸡。这正是蒋湘南唯一的女儿——蒋宛云。

轿车飞快地开去,消失在远方的岸边。沈锋看着正在眺望湖面的老许,不解地问:“老许同志,你怎么能将我的情况向敌人公开呢?”“你会明白的,”老许微微笑着,望着憨厚、朴实的沈锋,继续说道:“最近得到消息,蒋湘南掌握着一份我党地下组织的情报,存放得非常严密。吴妈的身份你是知道的,实在没机会送出来啊!今天兴许是你打入蒋家,配合吴妈取得情报的好机会!”沈锋听老许这样一讲,心里便有了底。

没过几天,沈锋还真得住进了蒋湘南家。为此,蒋湘南没少和老婆及女儿吵嘴。

“人家是我的救命恩人,又是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整天干那一行当,睡觉的地方象狗窝,我实在看不下去。爸爸,你就答应我吧!”蒋宛云几乎趴在了蒋湘南的怀里央求着。蒋湘南铁青着脸,望着女儿吼道:“我的家是什么地方,你不知道吗?怎么能放进这个不明身份的人?”“这是我主动提出来的,他还不愿意来呢!”“你,你怎么对这么一个穷书生产生这么大的兴趣?”“他好,我爱他!”蒋宛云语气很重地说道,象是怕她的爸爸听不懂。“唉,伤风败俗的闺女,真使我没有办法!”蒋湘南一屁股坐在太师椅上。

“自从女儿从湖边回来,就心神不安地往外跑,”蒋湘南的老婆接着说:“女儿找过几次沈锋,两人交上了朋友。既然女儿看上了他,我看就答应了吧!把他接到咱家观察一段时间再说。那小伙子机灵,又有学问,如果称心,将来给他安排个合适的位置,这事还不是你一句话?”老婆在旁边为自己的宝贝女儿说情。“简直是乱弹琴!”蒋湘南看了一眼在旁边嚎哭的蒋宛云,无可奈何地说道:“搬来吧。可是有一样,到这里来,他可得遵守我的禁令!”蒋宛云一听同意了,乐得像吃了蜜,撒欢地叫了声“爸爸!”由于激动,声音都变了调。

自从沈锋到了蒋家,蒋宛云就像得了个金娃娃,她亲自帮助沈锋收拾房间,每天想方设法给沈锋做可口的饭菜。沈锋终于和吴妈接上了关系,吴妈把重要情报交给了沈峰,之后,沈峰安全地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临走时,按照老许的安排,沈锋在卧室内留下了一张和他的长相酷似的敌特人员的身份证。

果然,蒋湘南在这次失败后,丝毫没有怀疑是一个年轻的地下共产党员摆布了他。他把所有的怨恨都集中到军统局里,认为是军统局他的竞争对手派来的人盗走了他的情报。但是他还不能公开发泄怨气,因为他确实做了一件不光彩的蠢事,他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他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把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女儿身上。为此,蒋宛云身上不知留下他的多少巴掌印、拳头印,她被自己的父亲教训得遍体鳞伤。她很痛苦,沈锋虽然负她而去,但她对沈锋却恨不起来,她觉得沈锋确实是她心目中的美男子,是个望尘莫及的奇人。她父亲越打她,她就越痴迷地爱沈锋。

癫痫小发作吃什么好
天津治癫痫病的医院
民间妙方治羊角风

友情链接:

村歌社鼓网 | 芒果台是什么意思 | 绿之韵官方网站 | 国槐种子育苗 | 班级聚会策划 | 精子活力检查 | 山东大学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