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手机动漫壁纸大全 >> 正文

【风起江南】路(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良生死了,死的时候是在村子口的一棵大树下,树下有一摊子的血,有他常年带在身上的酒葫芦,人们都说他是喝酒喝死了。

发现他时,已是半后晌,那会儿,家里的羊群早饿得“咩咩”叫个不停,按往日,最迟两点,良生早赶着它们去野地了,这是良生生命的全部热情,只有在他的羊群中,才能找到他活着的样子。

秋叶没有找他,也没有着急,这样的情形隔三岔五就会出现,这些年,她早就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所以,她一直埋头做着她的针线活,听羊儿们叫得实在闹心了,就从西墙根儿下搬一捆干玉米杆子扔过去给它们吃。

早上走的时候,良生说去朋友家喝酒,秋叶还不死心地劝了他一句别老喝个没完没了,那样不好。可良生把嘴里正吸着的烟朝着她的头就扔了过来,不是她躲得快,怕又是一片疤了。

【二】

秋叶赶到时,婆婆已经去了,扑在儿子的身上哭得死去活来,她说天塌了,地陷了,老孙家这回算是断子绝孙了。

一旁,已经围着大半个村子的乡亲们了,你一言,我一语地劝说着孙婆子。

节令已经是秋天了,对于北方来说,只有中午一小会儿是阳光暧暧的,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得凉嗖嗖。此时的秋叶感觉到浑身都冷得发颤,她没有哭,也没有闹,只是目光呆滞地立在那里,一言不发。

婆婆回过头看到了媳妇,就疯了一样抓扯了起来,骂着:“你这个败家的女人,都是你害死了我儿子,这下你满意了吧?你解放了是不是?”众人都忙着阻拦孙婆子,可孙婆子已经失去了理智,她把所有的悲伤和愤懑全部发泄给了秋叶。秋叶依然没有反应,她像是一个瞬间被抽空了血液的病人一样,脸色苍白,毫无知觉。

她还在一个劲儿地朝秋叶身上扑,抓她的头发,她的脸,人们都在喊着:“秋叶,快起来,快躲啊,你在干嘛呢。”可秋叶一动不动,对于她来说,这种折磨比起这些年受的苦又算什么呢?她不知道是在这一刻该笑还是该哭。

“别打了,打死她,你孙女谁管?死人还躺在那里,不顾着往回抬死人,你才钻这里逞能了?”人群中有一个严厉的声音响起,顿时,混乱的人群安静了下来,孙婆子也不再发疯。然后,又扑到儿子的身上“良生啊,良生啊……”地哭了起来。

而秋叶仿佛被针扎了一下,她猛地抬起头,搜寻着这个熟悉的声音,她看到了他,恰好余蒙也正看着她,眼神里满是焦急,好像还有疼惜……

【三】

良生被入土为安了,秋叶一直没有落一滴泪,婆婆也一直没有给她好脸色看。

寂静的夜里,秋叶搂着十三岁的女儿,忽然有一种空空的感觉,没了满屋子的酒气,没了骂骂咧咧,没了”呼呼“的鼾声,她感觉到心有点没着没落的样子,毕竟十五年的夫妻,毕竟一个炕上睡觉,一个锅里吃饭,毕竟她给他连孩子都生了。

可他死了,她就是哭不出来,尽管她在心里无数次骂过自己,问自己是不是一个坏女人,男人死了怎么就不悲伤呢?可当她的手一遍遍抚摸着自己光滑的胴体,然后被那些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疤磕着手指的时候,她的牙齿都会咬得紧紧。

她问女儿:“妮儿,你想你爹吗?”

女儿把头埋在妈妈的怀里,然后慢慢地说:"想."

她又问:“你说你爹是好人还是坏人?”

妮儿说:“俺爹是好人,虽然她常打娘,可他疼俺。”

秋叶再不说话了,给女儿掖了掖被子,然后示意让她睡吧。秋叶恍然才明白老话说的真对啊,怪不得人们都说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着筋。

【四】

“秋叶,我前儿个托大栓子给你找一个好的买主,到时你和人家好好拉呱拉呱,差不多咱就卖了吧!”

“嗯,行,但到时候你得过来,我一个女人家家的啥行情也不懂。”

“行是行,可我怕你婆婆又和你闹哩。”

余蒙坐在秋叶家的炕沿边儿上,一口接着一口地吸着烟。他是来告诉秋叶让她把那一群羊快些卖了吧,一个女人怎么能养得了一群羊?再说天天还得到野外去放,累死也没人管。如果再让瞅空儿的人偷了去,那秋叶可怎么赔得起?

秋叶坐在地上的小板凳,一边摘着院子里刚拔起的黄豆,一边和余蒙唠着。

“余蒙,你说,以后我再多租点地种,怎么样?妮儿上学眼看着就要用钱了,我把羊群一卖,活收入就没有了。”

“你行了吧,一个女人家家的,不怕累病了,眼下啊,也够你娘俩生活了,以后要是再不行,不是还有我吗?”

余蒙说到这里,秋叶不自觉停下了手里的活儿,她半晌没说话,也没抬头,可是却有眼泪落了下来。

马上,她又抬起袖子擦了擦泪,说:“没事儿,再苦我也不怕,反正现在也一条心了,这比以往可算是舒心多了。”余蒙一看她这个样子,马上跳下地,他紧紧握着秋叶的手不放开。

余蒙说:“秋叶,我的心意你知道,要不,你和我一起过吧,我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的。”

秋叶的身体顿时感觉有一种激流迅速窜遍,然后,脸涨得通红,发烫,这是每次余蒙握着她手就会有的感觉。

“秋叶,好吗?和我一起过。”说着,余蒙就将秋叶搂在了怀里,他闭上眼,吻着这个女人的头发,脸,脖颈.秋叶来不及躲避,也根本躲避不了,她喜欢被余蒙抱着的感觉,她更喜欢余蒙火一样炽热的唇。

世界,此一刻变得这样的美,安静而浪漫,世界,此一刻也变得这样的温暖,只有在这个男人的身上,秋叶才感觉自己还是人,更是个女人。

她紧紧搂着余蒙的腰,抚摸着,也享受着。

“不,不,不,我不能连累你,这些年我已经够拖你后腿了,你该找个好女人再成个家哩。”秋叶突然推开了依然沉浸着的余蒙,慌乱地整理了一下衣服和头发,然后说妮儿快放学了。

余蒙明白秋叶的心,他没有再做什么,起身又坐回了炕沿儿边,然后猛劲一根接一根地抽烟,他说:“秋叶,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等你,以前良生活着,你说不能做不要脸的女人,现在他死了,我女人也早就死了,我们在一起又有什么错呢?你太苦哩,知道吗?我心疼,我想疼你,好好的疼你哩。”

秋叶还在一个劲儿地摘她的黄豆,可熟好的和没熟透的全放在了一起,她心慌意乱。

后来,余蒙走了,扔给了她一句话,他说他会等着她,让她好好想想。

【五】

你个败家的女人,把我儿子的羊全卖了,你想干嘛?想和那个野男人睡觉也要倒贴吗?婆婆骂得不堪入耳。

秋叶想争辩,可她不敢争,不敢辩,以前良生活着的时候她大气不敢喘一口,现在死了,她还是有点怕,良生从来不会让她硬着口气和婆婆说话的。

骂就骂去吧,街坊们都说各吃饭另洗锅的,她再骂也管不了你的日子,你该干嘛还是要干嘛,管她哩。于是,秋叶还是一如从前一样沉默地走着自己的路,尽管艰辛,但她仿佛习惯了这种痛感,

婆婆的家和秋叶的家只隔了一道很深的沟,很久以前那是叫做“田女河”,传说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姑娘爱上了本村的一个后生,那后生也很喜欢姑娘,还说高中之后就登门迎娶,可那人考上了状元,家里人却为他另择了一门有钱人家的小姐,两人私奔不成,后生被拉回家里锁了起来,就在他被逼着成亲的那一晚,她万念俱灰,最后投河自杀。人们为了纪念那个叫田女的姑娘,就给那河起名”田女河“。

故事很老套,却在那个村子被人们传来传去,说得津津有味,也许人们的深意并不是传达故事,而是极欲为自己落后的村子渡上一点传奇的色彩吧?

只不过,不知道过了多少年,风去沙来的,河水也干枯了,那里就变成了一道沟,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原本,这条沟上有很结实的木板,两边牢牢地被固定着,很多年来一直是她们两家互通的一条路,可婆婆愣是找来一班七大舅八大爹的,帮着把那路拆了一个稀巴烂,她说她不想让不要脸的女人再到她家,她也不认那个孙女,她和老头子种地攒下的钱一分钱也不会接济她,除非秋叶再不和那个野男人混在一起。

秋叶的心像麻绳一样被拧得左一个疙瘩右一个疙瘩的,就连妮儿都会猛地问她一句:”娘,同学们都说你是坏女人,不要脸,和我别的男人搞破鞋,是你害死了我爹,可我不信,娘,你告诉我是真的吗?“

每到这个时候,秋叶就会长长叹一口气,她看着女儿闪烁着的大眼睛,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和她说,良生这个魔鬼一样的男人的真面目,她要告诉妮儿吗?

【六】

往事,历历在目,从来没有停下过它们凶残的嘴脸,从来没有停止过折磨秋叶的心。

十五年前,她因为独自出外而被人贩子卖到这个偏僻而落后的村子,卖给了家里穷得叮当作响的良生。那一夜,她被他摁在炕上,剥去了衣服,所有少女的羞涩,自尊被那个男人践踏得支离破碎。

“求你了,我求你了,放过我吧,我家里的爸爸妈妈一定急疯了,她们只有我一个女儿,找不到我,她们会活不了的。”秋叶抱着良生的腿求啊求。

“你是老子花钱买来的,老子把所有亲戚的钱全借遍了才凑够,放你,那是要老子的命。”良生生不起半点怜闵的心,在他的眼里,现在除了这个充满诱惑的身体再装不下什么,他极需要喂饱自己的饥渴。

他瞅着秋叶被脱光的白嫩嫩的身体,感觉自己得到了一个稀世的珍宝,原来城里的女人这么好看啊,那皮肤仿佛一掐都能出了水一样,鲜嫩嫩,滑溜溜。良生像一个畜牲一样忙活着。

可怜的秋叶,在诡魅的夜色里,她感觉身体和灵魂都被撕得一片一片了,眼看着就要化成一粒粒看不见的尘。

天亮了,她却感觉不到阳光,她想到了死。想想自己也曾经是一个有着梦和憧憬的女孩,虽然没有考上大学,可她和心爱的他约定着年后就结婚,只因去异地看望心爱的人,却误中了坏人的圈套。

如今,眼前的一切,让他情何意堪?

她不想让自己脏了的身子再在这个世界游荡,她心里念着“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沟渠”,趁良生喝醉酒的时候,搜寻到一根长长的粗绳子,挂在西屋的梁上。秋叶没有哭,她感觉自己唯有一死才能解脱,噩梦来得太突然,太猖狂,她害怕极了,她想逃开这个世界。

脚下的凳子被踢倒,“哗啦”一声响,东屋睡得像个死猪一样的良生居然愣是没有听到。眼看着,秋叶最后的一口气就要没了。

“喂,你这是要干嘛?要干嘛呀?良生,你个混蛋,快起来哇,快点,你女人要上吊哩……”正来找良生有事的余蒙急慌慌地叫喊着,他有点手忙脚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可也不能眼巴巴看着人死啊。于是,他情急之下想起老辈子好像说过,救上吊的人先要捂着她的屁股,然后扛起来,再救下,

这一顿折腾,良生醒了,跑到西屋一看秋叶那个样子,当时也吓了一跳,不过看她慢慢缓过点气儿来,就骂骂咧咧起来。他骂她是个臭婊子,装什么纯,再要有下一次就打断她的腿。

“我说良生,先救人要紧哩,你咋这样。”余蒙示意他把秋叶抱回东屋去,再请个医生到家。

“老子没侍候过女人,先前那个娘们儿跟了俺三年,啥情况你余蒙又不是不清楚,女人算个啥哩,死不了,没事。”良生打了一个嗝,满嘴的酒气。

余蒙有点生气的样子,他白了良生一眼,说:“不是我说你,良生,你也知道我女人嫁给我没几年就死哩,我真的后悔当时没好好待她,现在一个人,家不是个家,日子不算日子的,真熬煎啊。”

最后,良生把秋叶抱回了东屋,还叫来了他妈伺候了几天。

好景不长,秋叶身子刚刚好一点,良生就把她又当成了泄欲的工具,只要秋叶敢不从,就是拳打脚踢。再后来,秋叶不哭了,任他打,甚至他拿烟头烫她,她都不吭一声,只是眼泪不停地落。

她做梦都想回家,不知道家里的爸爸妈妈怎么样了,也不知道那个心爱的他是不是还在等着她,可是……

秋叶不敢再往下想了,她的肚子里已经怀上了那个混蛋男人的孩子,他一天无所事事,就靠着爹妈种地的那点钱接济着,成天除了喝酒就是抽烟,心情好了,会给秋叶碗里夹块肉,心情不好了,就恨不得掐死她,作践死她。秋叶在他的眼里,根本不是人,就是一个发泄情绪的物体。

秋叶心里的苦没处说,她想跑,跑不了,死,也死不成。

余蒙是孙良生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可两人的性情却大不相同,虽偶有来往,可毕竟道不同不相为谋,一直他们之间很少有交道的。只是自从那次在良生家里看到秋叶上吊,他的心里就多了一份牵挂。平时有事没事就去找良生说说话,他想着能劝劝良生,看着秋叶从刚来时候的细皮嫩肉直到后来的邋里邋遢,不修边幅,甚至皮包骨头,他总感觉心里不痛快。

第二年,秋叶便给孙家添了一个孙子,全家人那个喜啊,良生也倒是清醒了那么几天,给秋叶买来一些好吃的补品。瞅着儿子可爱的样子,他甚至信誓旦旦地说再不喝酒了,自己争取找点事情做,好好养活老婆孩子。

为此,他看到村子里有一些人养羊挣了钱,于是,他也磨着爹妈用老脸死乞白赖,和别人借了一些钱也买了一群羊,开始的时候倒是新鲜,天天推土垫圈,提水饮羊,主要是一天三顿的酒喝成了晚上一顿,他说怕白天喝酒误了事。

广西癫痫专科医院
后天癫痫病会遗传吗
癫痫病的症状都是怎样的

友情链接:

村歌社鼓网 | 芒果台是什么意思 | 绿之韵官方网站 | 国槐种子育苗 | 班级聚会策划 | 精子活力检查 | 山东大学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