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事业单位真题 >> 正文

【江南】以爱的名义(小说)_13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One】 曾经,我也只是一个不思进取的少年

夏安雨跟人家打架了,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因为对象竟然是校长的女儿,苏顾听到这个消息后急急忙忙的撞开校长室的大门,果不其然,校长和夏安雨的班主任刘芯正坐在座首,盯着下面一个紧紧搓着双手的女孩,脸色一青一乌,表情却平静得看不出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只有女孩旁边站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脸色急促不安的神色,听着班主任严厉的批评指责,看得出情况不是很妙。

看到并没有发生剧烈的严重现象,苏顾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除了夏安雨,其他三个人全都看向动开的门口,愣了一下之后,校长瞪着苏顾不满说道:“你来这里做什么,没有你的事情,还有进门不敲门这是严重不礼貌的行为。”说完看着班主任刘芯,意思很明白:这是你的儿子,你看着办吧。

刘芯很不满意苏顾的行为,于是斥道:“苏顾,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是吗?马上给我回去写一千字检讨书。马上,立刻!”

苏顾理亏,沉默的看了一眼校长和刘芯,最后慢慢的退出校长室,但是在门掩上的最后一刻,苏顾的动作停顿了,回首深深的看了夏安雨一眼,最后对其他两人说道:“我相信你会爱着自己的学生。”

苏顾出来后,不等他找上罗湖,罗湖已经在校长室不远处等了很久的样子,一看到苏顾,他马上冲了上去。

“其实这事不能怪夏安雨,要说也是凌云芳那小妞的错,你不知道,那时候是有多少人围着,看得我恨不得冲上去给她几脚,不止是她而已,还有几个女生都是这样跟着她一起的,可是你知道我好男不跟女……”

“重点。”苏顾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夏安雨今天中午路过网吧去打印资料,凌云芳和几个女生出来,于是便挑骂夏安雨是野种,刚开始还没什么,但是凌云芳竟然语言污秽的跟旁边那几个黄毛社会青年说她是没有爸爸的野种道她妈妈的是非,于是夏安雨忍不住就把一堆试卷砸在凌云芳脸上,然后冲上去扇了凌云芳两巴掌,你不知道啊,那两巴掌是有多舒服,啪啪的真的是大快人心啊……”罗湖的声音越来越小,和苏顾脸上的温度成正比,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好事。

“去找那几个黄毛社会青年。”苏顾看了他一眼就率先走开。

罗湖真的急了,但是这情况又不能隐瞒不说,他知道目前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善了了,即使学校方面也不行。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太阳能网吧,多找些人。”,就跑上去追苏顾了。

太阳能网吧并不远,就在学校门口两百米外。

罗湖追上了苏顾,但是却一边劝着不能这样单枪匹马的去会人家,至少应该多叫些兄弟,在人数这方面,罗湖有着莫大的自信,但是人再多也不能电话之后马上飞到啊。

“就是他们。”罗湖指着正从网吧走出来的四五个黄毛绿毛青年说道,虽然很小声,苏顾和对面的几个社会黄毛青年都听到了。

显然,这几个黄毛青年容不得别人这样指着看着他们,于是其中一个嚣张的吼道:“你小子嚣张啊,很拽是吗?敢这样指着我们!”

其实罗湖也不赖,被对方这么一吼,曾经的混混血性也被激发起来,“你小子找死是吗?你他妈的给我闭嘴!”

“哟哟哟,还嚣张了,这是哪家的孩子,竟然不知到这里谁说了算?”准备上车的黄毛青年听到罗湖说的话,下车走过来笑道。而旁边的几个青年也跟着围过来,显然是以黄毛青年为大。

“去你妈蛋!”黄毛却想不到这个时候苏顾大吼一声就一拳打在他的脸上,近在咫尺,黄毛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打的吐血倒地,然后黄毛身后的人却是冲了上来,接着网吧里还有不少染着五颜六色的发色的青少年跑出来,围着苏顾和罗湖拳打脚踢。

罗湖大喊“你们人多欺负人少是吗?待会有你们好看!”

“别打脸啊!”

“你们轻点行不!”

罗湖虽然一直喊着,下手却不轻,一拳一脚打在挤过来的社会青少年身上,一边护着苏顾,因此他身上的伤痕比苏顾的要多。

艰难的抵挡了一会儿,罗湖听到了不远处人群奔跑的声音,于是奋起大喊:“比人多是吗?老子现在的人来了,看你们这回怎么死!”

正是秦飞,罗湖来之前给他打了电话叫人,现在带着三十多个人气势汹汹的冲过来,看到罗湖和苏顾两个人被围攻,一个个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冲上来二话不说把那几个黄毛社会青年打了几顿,趴在地上。苏顾冒着汗水冷冷的看着这几个黄毛不说话,清秀的脸庞,充满了冷酷。

他知道,如果不是这几个黄毛,夏安雨是不会动手的。凌云芳一直和夏安雨不对头,他知道在心里,但是凌云芳一直也没有太过分。如果不是到了忍无可忍的时候,倔强的夏安雨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触犯别人。

“呗!”罗湖吐出一口血痰,对着几个社会青年狠狠道:“哥当年出来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呢,想跟哥斗,就准备好死的意识。”

最后这事情还是不了了之,学校的老师和保安最后时刻来了,远远的看到老师和保安出现在校门,罗湖和秦飞拖着苏顾跑路了,只剩下那几个黄毛丢在地面,毕竟不是学校的学生,老师和保安象征性的看了几下就回校了。

“顾儿,今天是不是你在校门口跟社会青年打架了?”刘芯把菜端上来,坐下来后问苏顾。

苏顾的手上还有一块淤青,吃饭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也没有回答。

“我说你这孩子,妈妈问你话呢!”刘芯不满的说道。

苏顾终于应了一句,问道“你们怎么处分夏安雨?”

“怎么处置。当然是严重处置,现在这种女孩怎么那么凶蛮无理,竟然还当街打架。而且这次打的是校长的女儿,真是没教养,怪不得人家说她是没爸爸的野种……”

苏顾冷冷的打断她,“我也是没爸爸的。”

“你……”

苏顾扔下碗筷,一话不说回到自己的房间。

苏顾十三岁那年,父亲不幸车祸去世,留下刘芯一人带着苏顾,因为工作忙的缘故,因此刘芯没有多少时间陪苏顾,但是一有时间就把苏顾管得很严格,造成了苏顾年少时期的强烈叛逆心理,在初中和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了一起。苏顾强烈的叛逆气质,无所顾忌的行事,在一群少年中取得了一定的号召力。翻墙通宵,打架斗殴,是家常便饭。

最后中考升学后,一部分人随着苏顾升到刘芯所在工作的高中,一部分人在附近的学校,还有一部分人上社会去混或者去打工。

在高一的某一天,在一次打架中受伤,遇到了波澜不惊的夏安雨,并且帮助他躲避了对手,然后处理了伤口。也就是在那一刻,苏顾迷上了夏安雨倔强、认真的模样,这样一个看上去柔弱的女孩,骨子里却是一股坚强自立的勇气。清秀的容颜,和苏顾一样的沉默,一样的冷酷。

又一次苏顾被打得满地跑,潦倒的模样被夏安雨撞见,夏安雨不禁一笑,那时候炎热的夏季突然变得黯淡,嘴角流着血的苏顾呆呆的看着她说:“你笑起来真好看!”

“那你跟我走吧,不要打架了。”夏安雨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柔软。

【Two】 花开半夏,只是因为有你

第二天。

夏安雨找到苏顾,看着他脸上的伤。

“你去打架了。”平平淡淡的语气,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夏安雨一直看着苏顾脸上的伤痕。

苏顾脸上的棱角被伤痕折得没有那么尖锐,看着夏安雨的眼睛说道:“是的,我去打架了。”

之后便是一阵的沉默。

苏顾知道夏安雨沉默所表达的话:你答应过我不再打架的。

“凌云芳可是你的青梅竹马,你舍得?”夏安雨突然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那只是过去。现在的我不会打架了不是吗?”以前的苏顾可是很能打架的,苏顾的意思很明白。

“但是终究是苏顾。”一个人,无论如何改变,都是不能改变本质的。

苏顾无以反驳。

夏安雨说完抱着复习资料走了。

直到再也看不到夏安雨的背影,苏顾才收回目光,走回自己的教室。

“顾哥哥!”凌云芳从几个女生中间摇着手喊到,其他几个女生看到立即停止了说话,各自走回自己的座位。

凌云芳走到苏顾的座位前,乖巧的站着,只有在苏顾面前,她才会变成这副模样,披着“羊皮”。

苏顾白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拿起自己的复习资料。

“顾哥哥,你怎么了?”凌云芳见苏顾没有理她,上前抓住苏顾的手臂,但是却被苏顾甩开了。

“你懂。”苏顾头也不抬,冷冷的回了一句。

“我不懂!”凌云芳的声音分贝突然突破90。

可是苏顾依然没有答话。凌云芳的情绪变得激动起来,“都是那个夏贱货,不要脸的贱货……”

“闭嘴!”苏顾猛地抬起头,声音变得凌厉起来。

“你竟然吼我,你竟然吼我了,你说过会照顾我的,你说过不会让人欺负我的,可是现在你竟然为了夏安雨这样对我……”凌云芳哭着说道。

“你只是我妹妹。”

“不!我是喜欢你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凌云芳说完捂着嘴跑了出去。

苏顾嘴角动了动,终究没说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往事。

校长凌飞和苏顾的父亲苏火是莫逆之交,两人一起大学毕业一起参加工作,曾经同甘共苦,直到各自事业有成,才各自回到自己的老家发展,最后成家生子。凌飞婚后有一女凌云芳,苏火有一子苏顾,于是两人每次见面都要拿凌云芳和苏顾说笑日后要联姻。后来两人在一起读小学的时候苏顾也百般照顾凌云芳,无论是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与凌云芳一起分享,在学校与小孩子吵架的时候,苏顾也总是挺身而出。小学六年级的时候,那时候的苏顾和凌云芳已经有十二岁,再一次听到父亲和苏火的笑语之后,凌云芳难得的竟然起了羞意。一颗种子就这样在心底默默生根,即使整个初中她和苏顾分开了,依然不能磨灭。

凌云芳跑出教室之后,竟然带着怨恨奔向了夏安雨的教室,夏安雨的班级正在自习,此时夏安雨正在认真的做着习题,感觉到教室有动静,刚抬起头来就见到一巴掌狠狠的扇过来,一声响亮的“啪”声在教室回荡。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凌云芳的声音尖锐地打破了安静的自习室。

夏安雨的脸上热辣辣的,很痛。但是她看着凌云芳怨恨的眼神,扭曲的面庞,左手轻轻的抚着有痕印的左脸,轻轻地说道:“你只是一只依赖着人的寄生虫,永远不懂一个心存苍鹰的人的世界,你总是自以为是的以‘爱’的名义去束缚去勒索身边的人,却不知道什么才是别人真正想要的,你只是一个无知的卑微者!”夏安雨说完看向门口。却是苏顾想起凌云芳跑去的方向正是夏安雨的教室,跟着跑了过来。

苏顾听到了最后那句“你总是自以为是的以‘爱’的名义去束缚去勒索身边的人,却不知道什么才是别人真正想要的,你只是一个无知的卑微者!”。走到夏安雨的面前,伸手抚着夏安雨发红的左脸,问道:“痛吗?”

“又何必问呢。”夏安雨坐下,再也不看凌云芳。

凌云芳见到苏顾来了,本来以为会向着自己一点点,但是却一点都没有理自己,眼里只是有夏安雨,不禁哭着大吵道:“苏顾你怎么可以这样,苏顾,你不知道我喜欢你吗?你竟然向着她……”

最后刘芯过来了,把三人带到了办公室,但是事情一直没有解决,因为凌云芳一直在闹。刘芯见第三次模拟考试在即,只能把事情压制到考完试成绩出来后再宣布结果。

之后的几天一直是风平浪静,在这紧张的复习阶段也没有人对这件事情进一步的八卦,三天后,市第三次模拟考到来。

考试前夕,夏安雨早早的收拾好资料,对隔壁桌子的苏顾说道:“今晚早点休息吧,明天考试,你加油。“

“曾经,我不知成绩为何物,但是现在我成为了别人学习的榜样,都是因为有你,我会的。”苏顾对着夏安雨笑道,夏安雨看着眼前的少年,容颜变得柔软,微微一笑。最后各自走向黑暗的夜色。

三天后,考试成绩出来,夏安雨考得了705的高分,苏顾也取得了655的成绩。要说这最后的一次表彰大会上有两件轰动全校的事情。学校前所未有的有三位同学的成绩突破了700分,夏安雨便是其中一个,这样的一个突破性的成绩鼓舞了教室和学生,一时学习气氛空气大涨。但是另一个轰动性的事情却引起了巨大的争议氛围,范围包括老师和学生。

争议的主要焦点是夏安雨。成绩全校第二的夏安雨被学校处分:留校察看。

处分内容是,夏安雨在自习时间和同学吵架斗殴,严重影响学校的教学纪律和影响同学上课。

看着依然平静的夏安雨,苏顾却不能平静下来,愤怒道:“我去找他们。”

“呵呵,你找他们有什么用?”夏安雨苦笑道。

“可是总不能这样被欺负,学校的一些老师和领导还是不同意这样的结果。”

“结果都已经出来了,就这样吧。”

“我讨厌他们。”

“我们能做的只是自己。来看看这几道题吧,这次考试,还是有一些题目没有复习到,但是最后那一道题你还是做错了,前天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吗……”

贵州省的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
南宁专业治癫痫病
山东治癫痫的医院在哪

友情链接:

村歌社鼓网 | 芒果台是什么意思 | 绿之韵官方网站 | 国槐种子育苗 | 班级聚会策划 | 精子活力检查 | 山东大学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