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脱肛的治疗方法 >> 正文

再探广东贵屿电子垃圾第一镇

日期:2018-12-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再探广东贵屿“电子垃圾第一镇”

“以前这里简直不是人住的,现在已经强了几百倍了。”张晓宾说,“在以前,睡觉时一定要关窗,不然到了夜里三四点,白天排放的废气蒸发不出去,一压下来,人就会被闷醒,受不了。”  回忆起两年前的情形,张晓宾至今印象深刻。张居住于广东汕头市贵屿镇华美村,这里曾经是贵屿镇污染严重的一个村。  贵屿镇,以电子电器废弃物拆解产业而闻名,被称为“电子垃圾之都”,也曾因电子电器拆解的污染被形容为“世界上最毒的地方”、“垃圾镇”。2012年4月2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以《探访广东贵屿“电子垃圾第一镇”》为题,进行了报道。今年6月10日,贵屿镇再上广东省省级挂牌督办重点环境问题名单,可见其电子污染问题仍然存在。  不过,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贵屿镇,感觉空气好了许多。来自官方的数据显示,经过整治,原登记在册的5169家拆解经营户,如今只保留了3141家。当地还建设了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目标是将这3141家经营户全部搬进来,集中经营。  然而,行业低迷,大多数经营户被迫停产,加之循环经济产业园租金和成本过高,这些经营户入驻意愿并不大。  环保政策趋严 污染现好转  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贵屿镇成为世界电子电器废弃物的集散地。  当地政府材料显示,截至2013年6月份,贵屿镇从事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拆解加工的有21个村,300多家企业,3207多个经营户,仅本地从业人员达8万余人。2011年,全镇废旧电子电器及塑料回收、拆解量达160多万吨,产值近37亿元,占全镇工业总产值的90%以上,成为当地经济支柱产业及农业增收的主要来源。  然而,环境污染也接踵而来。2010年的环保监测显示,贵屿镇地表水、地标水底泥、地下水、大气、土壤等普遍受到污染,重金属、二恶英含量较高,存在引发血铅超标事件的重大环境风险。  “以前,这里沿河的整条街,都堆满了一袋袋的电路板,还有一排排的熔炉,现在已经没有了。”华美村从事电路板手工拆解工作的陈老板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陈老板介绍,这两年来,政府和环保部门对会造成污染的“烧板”和“洗金”查得很严,几乎所有从事“洗金”工作的企业都被勒令停止,从事“烧板”工作的企业,则被要求安装环保设备,废气排放达标后,才能继续生产经营活动。  事实上,在华美村,依然有不少家庭作坊。一位从事线圈手工拆解工作的作坊主告诉记者,他的作坊有营业执照,属于合法经营。“我们这些是没有污染的,如果没有环保设备,政府怎么会同意我们开工?”这位作坊主反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看到,这家作坊还保留着旧有的经营模式,三层楼房是典型的潮汕“下山虎”建筑风格,一楼用作线圈拆解场地,二、三楼住人。不雇请工人,拆解工作由父母孩子一起完成。  北林也曾是贵屿的污染重村,主要从事“烧板”工作。“烧板”会释放有毒气体,这些作坊在当地政府安排下,统一安装了环保罩——一个类似于家庭抽油烟机的装备。环保罩下一般放置两台熔炉。熔炉通过高温熔解电路板上的锡,这个过程会产生有毒气体,环保罩的作用便是吸收有毒气体并进行处理,再通过由白色污水管改造而成的烟囱排入高空。  一位李姓老板透露,安装正规的环保罩,需要大约两万元。为了节约成本,有不少作坊安装的是“伪环保罩”,外形与环保罩类似,但缺少毒气处理功能,有毒气体经过罩内的排气扇直接排入空中,安装这样的一套“环保罩”只需要两千元。  “废气在高空中才会被排放出去,低空不会污染。”一位自称曾经从事“烧板”工作的中年人表示。  记者通过走访北林几条街发现,大部分楼房外都建有白色烟囱,楼房一层靠近门口处也装有环保罩,但这些作坊大多没有开工,环保罩下也未见熔炉。  行情不振 多家经营户歇业  陈老板的作坊就在银川洛贺兰县哪个医院癫痫好贵屿镇政府旁边,陈透露,像这样的作坊,以前华美村还有很多。“现在行情不好,赚不了多少钱,很多都关门了。”  陈老板为记者算了一笔账:他的电路板一般拿货价是9700元/吨,拆解一吨电路板,需要两个工人工作两天,只能产出大约95%的铁和铝,可以卖出11000元左右。但除去人工费540元,拿货时的装运费160元,剩下的才是利润,“这还不包括自己的工费和房费。”  另外一家小卖部的老板透露,现在很多作坊都已经关门歇业,“空气是好了很多,因为行情不好,加上政府和环保(部门)抓得严,有80%的企业都歇业了,还有一些搬进了‘500亩’。”  “这个生意虽然是垃圾生意,但也和国际行情有关,国际贵金属价格高了,我们(加工之后)卖出去的价格就高。这几年国际贵金属跌价,又不稳定,所以我们就全都歇下来了。”一位曾从事“烧板”生意的老板透露,他的作坊从去年开始就歇业了。“以前一条街都是做电子电器拆解工作的,现在只剩下两家。”目前,他就在其中一家作坊里打工。  在北林开“摩的”的湖南人刘师傅告诉记者,其以前是为贵屿镇电子拆解作坊提供废旧电脑电池等货源的中间商,从去年开始就不做了,“我们以前做得很大,2008年,亏了20多万元,但还能继续做。现在不好做,没有钱赚。不少人都把货囤着不卖。”他透露,自己也囤了一些货,等行情好转后再重操旧业。  记者采访了北林村多家歇业的作坊主,他们现在有的成了货源供应商;有的加入了潮南区陈店镇的服装、内衣生意大军;有的外出打工;有的干脆在家休息。但无一例外,环保设备还没拆除,似乎在等待行情好转。  租金、运费偏高 入驻产业园意愿低  前述小卖部老板口中的“500亩”,是当地人对贵屿镇循环经济产业园一期的称呼。该产业园位于贵屿镇联堤村与华美村的交界处,自规划建设以来就备受关注的集中拆解区就在园内。  贵屿镇党政办提供给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资料显示,集中拆解区是园区内的重点项目,分两期建设。一期项目位于循环经济产业园的华美片区500亩中,占地约40亩,投资4000万元,建设集中拆解标准厂张家口市哪家医院可以治癫痫病房8幢共160间,2013年3月开工建设。  据当地媒体报道,今年3月,贵屿镇首批80家电子拆解企业搬进产业园集中拆解区;今年6月,又有80家进驻。目前,一共有160家企业在产业园内进行电子拆解工作。  集中拆解区分为一期和二期,一期已经投入使用,每个铺面约3米宽,长度约10来米。二期拆解大楼主体仍在建设当中。  7月11日上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产业园拆解区,据目测,拆解哈尔滨市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区内正常工作的仅60家企业,另外有6家铺面大开,铺内有少量存货,但并不见“烧板”设备,也不见拆解工人。其余铺面大门紧闭,还处于未使用状态。  陈海雄是第一批搬入产业园的老板之一,他告诉记者,搬入产业园之后,家里没有进行“烧板”工作,空气好了很多。但是,搬入之后的成本让他吃不消,“这里太小了,不能存货,只能每天从家里搬一车货过来做,晚上做完了再搬回去,来回就要100元车费。”  陈海雄透露,进驻产业园后,除了面临运云南省治疗羊角风哪家医院最正规费,还有高额的租金,一个铺面需要2.6万元的年租金,“小一点的作坊根本不敢搬进来,以年租金2.6万元计算,做上10吨都补不回来。”陈海雄算了一笔账,在搬进来以前,每吨可以赚三四千元,搬进来以后,遇上国际贵金属价格下跌,卖不出高价格,现在一吨只能赚1000元左右。  在园区内另一处,一家从事电动车控制器拆解工作的企业老板告诉记者,自从搬进园区后,家里专门买了三轮摩托车来运货,也是为了降低成本。  据了解,在电子拆解区内,由于单间空间太小,企业只进行会造成空气污染的“烧板”工作,因此需要先在园外的作坊内进行手工拆解,再把需要“烧板”的材料运到产业园内进行下一步处理,处理完后,再运回家里存放等待出售。  “一间太小了,租两间又太贵了,所以只能这样来回运,很麻烦。”一位刚刚搬进来的老板诉苦,搬进来实属无奈,在园外作业,政府和环保部门查得很严。此外,也有不少精明的企业主,在铺面内加建了阁楼。阁楼上不仅有存货区,还有办公室,中间用玻璃隔开,办公室内安装了空调。  “建这个阁楼,花了老板2000多元。但可以存很多货,方便很多,不用来回运。”在一家店内打工的湖南人向某告诉记者,其实工友们也不太乐意搬进来,“虽然园区内有处理毒气的环保罩,但是太窄了,又没有对流通风。”  外宣办人员:明年底所有企业入驻园区  事实上,在《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十二五”规划》中,贵屿镇已被列为国家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重点区域、省和市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一级防控区,贵屿镇环境综合整治工程被列为广东省重金属污染重点治理工程。  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当地政府投入3000多万元先后建设深溪水厂引水工程、贵屿蟹窑水厂工程及配套设施,以及蟹窑水厂与贵屿、上练片区自来水管道的并网工程。在贵屿渡头、龙港两个村,汕头市环保局选取96亩农田作为土壤修复试点示范工程。在西美、北林、东洋等村庄共15亩的酸洗土地,通过填土覆盖、植树复绿进行初步修复。2012年被挂牌督办以来,汕头在市在累计拨给贵屿专项整治资金5300万基础上,再投入1.3533亿元。  整治的重点还是在源头上。在6月10日举行的2014年广东省重点环境问题挂牌督办工作新闻通报会上,汕头市副市长徐凯介绍,近两年来,汕头共捣毁了违法酸洗电解等重污染作坊55处,强制拆除了焚烧线路板高炉一批。关闭2018家拆解加工的经营户,其余3141家通过环保整改措施,分步向循环经济产业园区搬迁,目前已有160家进园生产。  “现在装一套2000多元的环保罩,政府也会被查封的。而装一套两万多元的环保罩,成本就太高了。”一位老板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安装正规的环保罩之后,还要登记办理各种证件,需要花费1万多元,前期投入就要4万元左右,并且要维持环保罩的工作,每天需要水费和电费大约40元。  贵屿镇党政办一位彭姓负责人告诉记者,“我们总共摸查清的数字就是5169家,列入保留的是3141家,取缔的是2028家。这个数据是去年6月份的数据,现在只能少不能多。”  “现在就是抓住这3141家,每一家都是有档案的,一家一档。取缔有取缔的档案,拟保留的有拟保留的档案。除了3141家之外,新增的或者出现反弹的经营户,就要打击,肯定要取缔。现在这个数字是要严格控制的,不可以超过。”他透露,2015年底要把所有企业迁到园区集中管理。  记者向汕头市潮阳区委外宣办一位姓吴的工作人员提出希望采访产业园管委会负责人,对方表示,“镇长今天去开会了,园区那边之前也有个管委会主任,现在调走了。这个职位还空着,那边也比较忙。”  “如果把3141家全部迁进去了,行情又不好,他们全部付了租金,又一直在停工,怎么办?”记者问。  “现在整个贵屿这个行业就受到国际金属行情的影响,行情好,就可以赚。园区内160家这个数字是准确的,但是具体作业不作业是业主自己决定的。”吴说。想了解更多关于再探广东贵屿“电子垃圾第一镇”的信息,请随时关注家电资讯网http://www.qhea.com/

友情链接:

村歌社鼓网 | 芒果台是什么意思 | 绿之韵官方网站 | 国槐种子育苗 | 班级聚会策划 | 精子活力检查 | 山东大学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