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郑州手工活兼职 >> 正文

【军警】粮食------ 那些年,那些事之四十一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天亮了,古家和也醒了,躺在炕上不愿起来。昨天砌猪圈,来回地搬石头,扛木头,有些累,这一觉也没解乏。

古家和翻个身,还是起来了。他躺不住,知道走到集市要有八里的路,去晚了,不是白去了吗?

晨风里有凉意,吹在古家和的身上,他感到爽,一路小跑,来到集市时,身上微微有了汗。

“嗨”古家和叹口气,满脸的失望。他眼尖,一眼就看到了生茂,看到生茂正与一个陌生人,指着手推车上的东西,比比划划,他知道那是两人在谈价钱,车上的东西是粮食。

古家和蹲下,掏出烟袋,捻碎烟塞进烟袋锅里,不声不响的抽,眼睛不离不远的生茂。

推着车回走的生茂,看见了蹲在地上的古家和,先是一愣,马上笑嘻嘻“队长,你也来卖粮?”

古家和站起来,啥也没说,双手一背,噔噔的回走。

生茂知道古家和为啥,无奈地叹口气,推着车,跟着古家和连跑带颠往家走。

大地一片绿色,小苗也冒出了地面。

古家和站住不走了,蹲下,又捻了一袋烟,不声不吭的抽起来。

生茂停在古家和跟前,气喘嘘嘘,别看他晚辈于古家和,身体没有古家和壮实。

“队长,我也不愿这样,可家里等着用钱,没办法。”

古家和看着远处,头也不抬:“粮卖了,吃什么?”

“没都卖,省着吃呗,要不咋整。”

“你不吃行,孩子不吃不行,你妈不吃也不行。”古家和的语气重了,显然是在责怪生茂。

“卖粮不就是给妈治病吗?天天拉血,拉得我肉都跳。”

“还有谁来卖粮了?”

“就看着柱子了,卖了三十斤包米。”

古家和愤怒的骂道:“混蛋。”起身就走,走得更快,生茂干脆跟不上。

古家和起个大早去集市,就是想阻止村里人卖粮。本来秋天的时候,每家分到的粮食就不多,再卖了,吃啥?大人可以挺着,读书的孩子挺不了的。今年的地,刚刚出苗,离收还早呢,没粮的日子他摊上过,那能叫日子?可还是来晚了,看到生茂在讲价,他心就软了,不是没有办法,谁能卖粮?市集市上粮最好卖,都抢着买粮,都缺粮啊。

晌午的时候,古家和来找张书记。

见古家和沉闷不语,张书记就知道准没好事。

“说吧,有啥事?”

“你得帮我弄点粮食。”

“我上哪弄去??”

“我不管你上哪弄,咋也得给我弄点。”

“把我家的拿去吧。”

“不要你家的,我要公家的。”

“你当我是地主?我偷去?”

“那我咋整?”

“咋整,我也拿不出来。村村都这样,劝大家想想啥办法吧。”

“你当书记的都没办法,你让村民想啥办法。”古家和气哼哼地走了。

晚饭后,柱子就哭丧个脸。来找古家和。

“没粮了,队长,你看着办吧。”

古家和瞅都不瞅他:“没粮,就饿着。”

“你这叫啥话,饿着?你咋不饿着?”

“我不卖粮,有粮吃,饿不着。”

柱子明白了,不过,觉得奇怪:他怎么知道我卖粮了呢?

“没钱,不卖粮卖啥?”

“没钱,还天天喝酒?还耍钱?你当我不知道?”

“谁说的?”

“不用谁说,良心放正,想从我这里弄到粮食,没门。”

“反正我是没粮吃了,你看着办吧。”

柱子是走了,可古家和却睡不着了。他坐在院里,叼着烟袋,看着满天的星,想着咋才能弄到粮。

生茂真是没办法,才卖了粮。生茂妈拉血有段时间了,村里的人都知道,再不去医院,怕是命都保不住了。去医院没钱咋行?不卖粮哪来钱?要命的是,队里这样的情况,不止生茂一家呀。前院的魏伯,村西的三妈,日子都不好过,都需要钱。至于柱子这样的,他连理都不愿理。

古家和也知道,张书记也没粮,每年也有一些救济粮,但那么一点,连五保户还不够呢,咋也轮不到其他人,看来还得自己想办法。他就坐在院里想办法,想到了天色渐亮。

供销社的老王,和古家和很熟,他们还是未出五服的亲戚呢。见古家和推门进来,老王就赶紧迎上前去。

“咋这么闲着,有空到我这来了?”

“饿了,粮食不够吃了,来找你来了。”

“好啊,午饭我请了,你派辆车,要不集市这么远,咱俩咋去?”

“说正经的吧,找你,还真的是求你,帮我弄点粮食。”

“要粮,集市上买呀。”

“我不是没有钱吗?

“没钱,还要粮?”

“真的,你得帮我。”

“咋帮?”老王闪动着小眼睛,瞧着古家和。

“赊我点,上秋就还。”

“你咋想的,让我犯错误?我可没那个胆子。”

“啥时胆子这么小了?你搞人家姑娘时,胆子咋那么大?”

老王立刻就蔫了,身子也矮了半截:“看看。你看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这事你帮定了,当然,也不会让你白帮。”

“说说看,啥好处?”

“让你相好的看电泵去。”

老王眼睛一亮:“真的?”

古家和点点头,他也知道好多人在掂记着那份俏活,但老王能赊他粮食啊,现在,他要的是粮食。

“太好了,说话算数,粮的事,我办;她的事,你办。”

几天后,老王把二百斤包米,送到了小队的仓库。

听说队里有了粮食,要粮人的来了,挤满了队部。柱子也吵吵要粮。

生茂没来,没来是不好意思来,粮卖了,咋还好意思要粮?古家和让保管给生茂送去了三十斤包米。见到包米,生茂哭了,哭着说:“再也不卖粮了。”

要粮的,属柱子闹的最欢。都分到了一点,唯独一粒也没给他。柱子火了,找到古家和:“不给我粮食,我就到你家吃。”

古家和没等他把话说完,一个耳刮子煽了过去。柱子的左脸红了,右脸白了,柱子没想到古家和真打,也不吵也不闹了,捂着红红的左脸回家了。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的排名
癫痫病药物治疗选药
重庆最好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村歌社鼓网 | 芒果台是什么意思 | 绿之韵官方网站 | 国槐种子育苗 | 班级聚会策划 | 精子活力检查 | 山东大学校区